芷瞳狼月

首先我是狼王,家族属于芷瞳氏,我的故乡类似地球的平行世界,所以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狼王。但是我也还是狼王√。
算是个画手+写手吧,还喜欢唱歌,脑坑大过黑洞的,懒癌晚期。
本命很多,主要→凹凸东喰V家。
然后。
我的作品,包括头像,文章,背景,画稿【有很严重的描图习惯】,或者其他什么的,如果涉及侵权违规什么的麻烦跟我说,我会老老实实删掉的√。
cp鹿月。我可以撩,但我对象不能👌撩了我生气的哦。
各种杂食,沉迷凹凸兼职全员吹,本命cp:安狐♀,雷幻嘉狐瑞狐。
输入法有毒,所以总是打错字嗯。
约稿的话,欢迎加扣扣914662218,请表明来意qwq。抖音B站全k都有出没,欢迎捕捉
写all狐主要用狐姐,如果是基腐向会特别标注的。
以上√之后如果你关注我,谢谢♡。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一

  安迷修×性转鬼狐,bg向。
  刀糖什么都有那种,不定期更全看脑洞和心情,还有时间。
  错字什么的懒得排查了麻烦自行翻译吧。
  视角和人称可能会突然改变什么的,ooc不管了我觉得好吃就好【←这种人就该打死】

  (大概就是安哥喝了酒把狐姐给xxxx了。然后顺理成章就在一起了,什么的。)

  ①
  疼……
  这是鬼狐天冲此刻唯一也最明显的感觉。
  很疼……
  没有扩张,对方直接刺人冲破薄弱屏障,鲜血顺着交界处沿着身体形状流淌,染红一片。
  被酒精近乎夺取所有理智,安迷修此刻就好比一只野兽,在已经没有力气反抗甚至连喘叫都发不出的人身上不停掠夺。
  从挂着泪珠的眼角,到下巴和颈部,再到白皙锁骨……现在,安迷修舌尖肆意舔舐鬼狐胸前被刺激而鼓起的软粒,如同婴儿一般吮吸,但很快又成了啃噬,不怎么疼但有点难受。
  当然,也很舒服……
  下体不断保持着频率,或轻或重或快或慢,随着人其他动作变换着,但从不停歇。
  鬼狐就在这样的刺激下登上了两次告高潮,当然,现在才是第二次。
  ……
  【车完】

  ②
  安迷修醒来时依然天亮。
  清脆鸟鸣穿过被微风轻轻吹起的窗帘传入耳中。没有温度的阳光就那样洒在房间的地板上,灰尘穿过这样的光线,显得飘飘洒洒。
  “唔……嘶……”
  安迷修一睁开眼就觉得头疼欲裂,抬臂捂住额头呻吟一声撑着坐起来。看着床上的红色安迷修先是愣住了,然后才迟钝的发觉身边似乎有人。
  ……?
  ?!!!!!
  ……
  安迷修几乎是在崩溃中逐渐清醒的,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穿上衣服然后弄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开始思考人生的。
  /居然对一位小姐做出这样无礼的行为……/
  安迷修双手交叉手背抵住下巴,原本湖水一般清澈深邃的眼眸此刻满是懊悔烦闷不知所措和其他种种。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昨天在大厅于雷狮对质时,安迷修顺便救下三位姑娘,结果……
  又被嫌弃了。几百次下来安迷修哪怕脾气再好也难免不悦。他买了几瓶酒独自苦恼,就在这时这位长着狐耳的漂亮小姐就来了。
  本来对话是进行的很愉快的,当然是指安迷修把人家扑倒以前。
  安迷修脑海中不经意划过几个模糊的场景,最多的就是对方兽瞳包含泪水求饶的场景……
  他不敢再想下去,即刻住了脑思考下一步。
  /或许,应该对人家负责……/
  /比较这是一位在自己手中被xxx的小姐……/
  /而且还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嗯哪里不对……/
  ……
  经过一番冷静和思考安迷修逐渐回复了理智和智商。
  他站起身走了出去,叫来了裁判球卖了一套跟人昨天所穿一样的服侍,随后又准备了早餐。
  “接下来,就等她起来吧……”
  不知为何安迷修突然脸红了,然后坐在沙发上又是一波自我批评。
  ……
  “在下真的不是故意的……再也不喝酒了……”TvT。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