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瞳狼月

首先我是狼王,家族属于芷瞳氏,我的故乡类似地球的平行世界,所以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狼王。但是我也还是狼王√。
算是个画手+写手吧,还喜欢唱歌,脑坑大过黑洞的,懒癌晚期。
本命很多,主要→凹凸东喰V家。
然后。
我的作品,包括头像,文章,背景,画稿【有很严重的描图习惯】,或者其他什么的,如果涉及侵权违规什么的麻烦跟我说,我会老老实实删掉的√。
cp鹿月。我可以撩,但我对象不能👌撩了我生气的哦。
各种杂食,沉迷凹凸兼职全员吹,本命cp:安狐♀,雷幻嘉狐瑞狐。
输入法有毒,所以总是打错字嗯。
约稿的话,欢迎加扣扣914662218,请表明来意qwq。抖音B站全k都有出没,欢迎捕捉
写all狐主要用狐姐,如果是基腐向会特别标注的。
以上√之后如果你关注我,谢谢♡。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三(更新)

  在ooc的深渊大鹏展翅!
  纯属娱乐请勿计较太多!但你要是计较我也没没办法了!
  这章完了以后基本就没有什么剧情了,也就是玩玩梗撒撒糖。当然会穿插其他cp,因为这是all狐!
  不能接受拜托请左上角!万分感谢!

  ①
  吃饭的时候安迷修一直是一副心虚的模样,他的目光总在闪躲,有时候不小心撞上对面的浅黄色瞳孔会立刻狼狈的逃开。
  这让鬼狐天冲有点不知所措,于是她咽下口中食物开口:
  “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被人叫住安迷修似是受到惊吓一般的抖了一下,然后僵硬地抬起头。
  “……”
  原本还是僵硬的表情突然皱了眉禁闭。几秒后下定决心一般地睁开,终于直视对面人的眼眸。
  “鬼狐小姐,昨晚的事,在下真的万分抱歉……”
  “在下知道对您造成的伤害难以弥补,而且请求原谅什么的,在下也说出不出口……但是……”
  结果说着安迷修还是心虚地低下了头,但突然间他又抬起头,甚至激动得站起身双手猛的一下摁住桌面继续说道:
  “请您相信在下本身并无恶意!在下的骑士道从不允许在下犯错,而昨晚更是罪大恶极!当然在下会尽力给予您补偿……”
  说道这里安迷修的语速语气又变得有些底气不足。毕竟事情已经发生,怎样的补偿都于事无补了。
  “虽然,可能……”
  “没关系的,安迷修大人。”
  话音未落安迷修有些惊讶抬头。
  从今早开始眼前的人就一直是一副冷静沉着的模样,令人难以看透。此刻,勾起的嘴角,漂亮的兽瞳,这样的表情仿若完全不在乎那些事。还有这句话,简直就像在面对一件于自己毫无联系的事情一般。
  “……”
  在人张口语言却还在发愣时鬼狐就开了口:
  “其实在下对这类事一向并不在乎,何况从某种意义上说,能服侍大人您在下也是荣幸至极。”
  言间鬼狐那一双浅黄兽瞳眯起,嘴角挂着的是没有恶意的温和笑容。
  鬼狐天冲却确实不在乎这些,其实对她而言重要的只有自己的计划,以及计划完成后的结果。
  至于其他,过程、代价,不论是情感时间包括身体,都无所谓。
  而现在这种情况,对她而言更是一个机会。
  对面的人眼眸深处还是诧异,鬼狐天冲内心升起一些嘲笑。
  或许这人温和善良的性格在很对地方会受到周身人的青睐,但这里是凹凸大赛。
  是个集计谋诡计杀戮和蛮横的地方,力量才是真正的主宰。
  /既然你选择这样漏洞百出,那么不利用一次啊岂不是太可惜了/
  “那么……已经这个时间了请恕在下有公务在身,告辞。”
  鬼狐站起身弯腰对人行了个礼便迈步朝玄关走去。
  “等等……”
  突然,安迷修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这一下倒是让毫无防备的鬼狐吓了一跳,毛茸茸的耳朵突然猛的剧烈地跳了一下。
  “安迷修大人……?”
  “很抱歉鬼狐小姐。”安迷修开口了,他的头微微低下,鬼狐看不到他的表情。
  “请恕在下不知道您的想法,但是……如果小姐就这样将此事草草收场,那么在下恐怕会一直自责下去。”
  安迷修抬起了头,深邃的青色眼眸满是坚定和决心。他手腕一用力将人拉入怀中,另手轻轻摁上人纤细腰肢。
  “既然在下做错了,那么就必须要给您一个交代。虽然是否接受补偿和原谅在下是您的事,但在下还是想要干预……”
  “……”
  “失礼了,鬼狐小姐。”
  话音未落,鬼狐就感觉到那人擒住了自己的下巴,随后嘴唇上一股温润的感觉缓慢蔓延开来。

  ②(这应该算有进展了吧!啊啊安狐太棒了啊啊!)
  ?!
  嘴唇上的触感让鬼狐愣住了。她的瞳孔突然缩小维持着这个状态盯着对方闭起的眼睛。
  “唔……”
  不自觉扭动一下,腰间传来的是被宽大手掌钳制的感觉。鬼狐天冲这才完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挣扎了一下,但却被对方摁着后颈和腰间,已然没有反抗余地。
  ……
  松口后安迷修也没有完全放开鬼狐,而是双手摁着她的肩膀,认真说道:
  “虽然突兀,但是请小姐答应在下,做您的恋人……”
  语句简短但意思却很清晰的传达到了。鬼狐天冲的唇角微启,刚刚的突然的吻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或者说害羞。
  脸颊泛起些许红晕,鬼狐低下头可以不给人看见自己已经不受控制的表情。同时,她也开始习惯性地分析利弊。
  鬼狐天冲暗暗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关于安迷修的资料,得出结论:
  如果但就感情和生活,那么选择安迷修最为伴侣再合适不过了。
  可是……
  鬼狐天冲更明白,自己与这人不同,更不可能再有时间去处理是你感情问题。不仅仅是因为没有时间机会,更多还是没有必要。
  但此刻,鬼狐天冲的心底却生出了顺势答应的想法。
  毕竟参赛这么久,一直忙于奔波和策划,没有任何轻松和愉快可言……只是不单单是因为鬼天盟的事务,还有自己的身份以及最终目的的策划,种种压力和繁琐一直充斥她的生活。
  她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虽然有忠心耿耿的莱娜辅佐,但寂寞和孤独却是最大的敌人。那是由心底生出的无奈,无法缓解排解,更无处宣泄,哪怕只是用语言发泄。
  她要在下属面前维持形象,一个铁面无私公正高大的形象。
  ……
  /就当做是放松吧……/
  短短半分钟鬼狐天冲的脑子里几乎翻转了一下。最后她还是给了自己一个理由以及合理的解释。
  或许放纵和欲望之所以总是让人欲罢不能,就是因为忍受孑然一身的寂寞和孤独是这世界最低沉却也最为有力的惩罚吧。
  “安迷修大人愿意选择在下,在下荣幸至极。”
  她抬头,浅黄色的兽瞳第一次有了光彩,脸颊翻着红晕有些发烫,心脏地跳动声穿透胸腔在空气中传播。

因为被屏蔽了,所以四(雷狐)的文本我删了,评论区的链接是图片的文本。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