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瞳狼月

首先我是狼王,家族属于芷瞳氏,我的故乡类似地球的平行世界,所以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狼王。但是我也还是狼王√。
算是个画手+写手吧,还喜欢唱歌,脑坑大过黑洞的,懒癌晚期。
本命很多,主要→凹凸东喰V家。
然后。
我的作品,包括头像,文章,背景,画稿【有很严重的描图习惯】,或者其他什么的,如果涉及侵权违规什么的麻烦跟我说,我会老老实实删掉的√。
cp鹿月。我可以撩,但我对象不能👌撩了我生气的哦。
各种杂食,沉迷凹凸兼职全员吹,本命cp:安狐♀,雷幻嘉狐瑞狐。
输入法有毒,所以总是打错字嗯。
约稿的话,欢迎加扣扣914662218,请表明来意qwq。抖音B站全k都有出没,欢迎捕捉
写all狐主要用狐姐,如果是基腐向会特别标注的。
以上√之后如果你关注我,谢谢♡。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五:瑞狐(番外)

  ooc依旧严重,cp洁癖绕行!
  貌似有点雷瑞了【bu】。
终于写完了。这一章特别难产,完全乱码了……
_(:зゝ∠)_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弃坑。嘤嘤嘤。

  ①
  肩上的利刃在午间的猛烈的阳光下午散发寒光。
  今天就到了去鬼天盟接金他们的日子了。毕竟,金那样头脑简单的家伙待在鬼狐天冲的身边……
  不管怎样都是让他放心不下。
  去往鬼天盟的途中,格瑞隐约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元力。元力肆意外放毫不遮盖,显得嚣张,但却又令人有些胆寒。
  但,格瑞是不可能出现那种情绪的。
  “谁?”
  虽然已经基本猜到是谁了,但格瑞还是垂下抓着烈斩的手于身侧,朝着那人所在冷冷开口。
  “……”
  空气沉默了几秒,一个身影缓缓从密林走出。
  “呵。格瑞?”
  两双紫色的眸子撞向对方,一个布满深沉冷漠,一个写着戏谑调侃。
  雷狮看了看格瑞,闭上眼冷哼一声转身:
  “这条路……看来你也是要去找鬼狐天冲吧。”
  “……”
  格瑞没有回应,毕竟他跟这人并不熟悉,而且,也没有告诉他的必要。
  “哼。如果你冲着那个金毛的傻小子去的话,无所谓。但是……”
  雷狮转过头,紫色眼眸中生出些许敌意,虽然不知道是否针对自己,但格瑞还是暗暗发力摆出备战姿态。
  “如果你的目标也是鬼狐那个女人,很可惜,已经迟了。”
  雷狮这句话让格瑞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意思。”他没忍住问了出来。
  “什么意思?呵。想知道你自己去问她吧!”,雷狮说完,迈步离去。但走了几步,又好像想到什么一般地停下了,“说不定,安迷修那个家伙也很清楚……”
  话音未落,雷狮脚下泛起一阵被脚底发力而激起的尘埃,消失了。
  格瑞眨了一下眼就那么盯着地面看了几秒,随即面无表情地闭上眼又睁开,朝着鬼天盟走去。

  ②
  又是一股强者的元力,而且这次来的还是个熟人。
  格瑞刚靠近鬼天盟,鬼狐就有所察觉。她的耳朵甩了一下,然后微微垂下。
  说实话对于金鬼狐是很有培养欲望的,毕竟金虽然思维还是个小孩子,但不可否认他天赋异禀,那么随意启蒙一下也会一鸣惊人。
  可是格瑞,这个家伙她也是真的惹不起。
  “好久不见了格瑞大人。啊不对,说起来,咱们最后一次见面应该是在一周前吧。”
  “……金呢?”
  开口前格瑞打量了一番鬼狐天冲,他有些奇怪。因为鬼狐没有穿袍子,只是带着面具。但他没有询问原因,毕竟这与他无关。
  “您还真是直接啊……”鬼狐小小吐槽一下,然后继续正题:“在这里,请……”
  “等等。”
  鬼狐天冲还未转身带路就被叫住,于是她转过身来看着对方。
  在鬼狐转头的一瞬间,格瑞看到鬼狐天冲的脖子上有一块红色的印记。
  虽然被领子遮住了一些,但红色的印记在她白皙的颈部上显得格格不入。
  “……”
  原本冰凉没有情感的脸庞阴了下来,带上些许不悦。格瑞靠近一点伸手将鬼狐大人拉过来,面具在这时被突然力道带的掉落,随即他又抬手扯开她的领子。
  “……谁干的?”
  格瑞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鬼狐天冲有些被吓到了。一是她没想到格瑞突然间会这样激动,其次,靠得太近了……但她还是恭敬回应道:
  “或许是,安迷修大人……”
  “安迷修?”
  “是的。”
  “……”
  一瞬间,格瑞不知道为什么很烦躁。他不熟悉安迷修,或者可以说根本不认识。
  但鬼狐天冲这个人他也了解几分,贪婪、野心、伪善……或许比起强劲的实力,这个女人的小心思才更可怕。
  只是……虽然对眼前这个家伙心底满是不满和防备,但看到她脖子上的这个……着实让他很不爽。
  格瑞顿了顿,紫色眼眸深处升起一些什么,被鬼狐天冲全数捕捉。
  “怎么了,格瑞大人,有什么问题吗?”看着对方眼中升起的情绪,鬼狐开口。
  “……金,就留在你这里吧。”
  思绪被打断,格瑞显得有些不耐烦。冰凉声线传入耳中却激起一个激灵。
  “您确定……?”
  鬼狐天冲睁大眼睛显得有些吃惊。
  “只是有一件事。”
  格瑞转过头,浅紫色眼眸当中难得出现情绪,表情显得微妙:
  “安迷修……”
  不住为何,整理好的语言竟然在一瞬间又被莫名混乱的思绪和些许不受控的情绪冲破。那一瞬间,格瑞有些自乱阵脚了。
  “安迷修大人,是在下的,恋人。”
  言间鬼狐天冲眯起眼眸,露出一个微笑。
  似是看出格瑞的下言,鬼狐天冲索性也就承认了。毕竟,这这种事瞒不住的。
  而且她也有点想看看,格瑞接下来的表现。
  “……”
  格瑞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直接转过身去,难得能够流露情绪的脸颊彻底看不到了。鬼狐暗自惋惜。
  比较这样失态,在格瑞这种善于克制忍耐的人身上也算难得一见了。
  “虽然金能够待在你这里,但你最好,别打什么鬼主意。”
  走了几步格瑞突然停下来,声音以及冰凉没有起伏。
  “是,格瑞大人。”
  鬼狐天冲在他身后,微微躬身行礼道。
  呵。有趣……
  待那人身影消失在视野里,鬼狐天冲才弯下腰去捡起了面具,。她没有即刻戴上,倒是在手里把玩了一下。
  真是期待啊,其他那些家伙们的表演。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