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瞳狼月

首先我是狼王,家族属于芷瞳氏,我的故乡类似地球的平行世界,所以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狼王。但是我也还是狼王√。
算是个画手+写手吧,还喜欢唱歌,脑坑大过黑洞的,懒癌晚期。
本命很多,主要→凹凸东喰V家。
然后。
我的作品,包括头像,文章,背景,画稿【有很严重的描图习惯】,或者其他什么的,如果涉及侵权违规什么的麻烦跟我说,我会老老实实删掉的√。
cp鹿月。我可以撩,但我对象不能👌撩了我生气的哦。
各种杂食,沉迷凹凸兼职全员吹,本命cp:安狐♀,雷幻嘉狐瑞狐。
输入法有毒,所以总是打错字嗯。
约稿的话,欢迎加扣扣914662218,请表明来意qwq。抖音B站全k都有出没,欢迎捕捉
写all狐主要用狐姐,如果是基腐向会特别标注的。
以上√之后如果你关注我,谢谢♡。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六:嘉狐(番外)

  一成不变的ooc。
  虽然我杂食,但是我也有偏爱的cp。比如嘉狐和安狐我都跟喜欢!
  下章就到了爵哥了,难得直男安哥就被绿了四次真的是,对不起他!【憋笑】
  all狐番外完了之后按惯例发糖了,然后——可能——会有剧情了。
  总之就是……咳开始了。

  ①
  不出鬼狐天冲所料,嘉德罗斯也来了。
  先是熟悉的威压警告,然后慢慢打开门走进来。
  强劲的威压使得鬼狐天冲不敢动也不能动,她感觉自己连发抖都被扼制住了。
  “怎么样?渣渣。”嘉德罗斯抱臂靠在门框上,上扬的唇角满是戏谑,“这种感觉,很熟悉吧?”
  “是的……嘉德罗斯大人。”
  这个感觉,当然熟悉。就像第一次去找他合作那样。还有,之后的那几次……
  嘉德罗斯似乎很喜欢用威压。基本只要帮够被震慑住的人,都尝试过他的压迫。那种沉重而又浓烈的,夹杂着些许不凝重杀意的感觉。
  鬼狐天冲第一次是跪在他面前,而后几次,都是躺在他身下。
  ……
  她早就跟嘉德罗斯做过了。
  鬼狐觉得安迷修没有察觉出来可能是因为他喝得太醉了,也可能是他发现了没有说而已。
  呵。谁知道呢……
  她现在暂时没心思想这个。
  嘉德罗斯眨了眨眼,然后直起身走了过来,他站在鬼狐天冲身后,很久都没有说话。
  他抬起的手在半空中犹豫了几秒,还是放下了。
  “老实告诉我,你跟那个叫安迷修……”
  “安迷修大人,现在是在下的,恋人。”
  鬼狐天冲打断他。
  “……”
  嘉德罗斯没有说话,一对金色眼眸显得怒火中烧。
  鬼狐天冲咽了咽口水,她微微启唇还没说什么,突然间威压消失了,意料之外,随即整个人突然软了下来。平衡也在一瞬间被打破,鬼狐天冲身体向后倒去。
  嘉德罗斯一抬手,鬼狐天冲稳稳地落在他怀里。

  ②
  她知道,嘉德罗斯会接住她的。
  “……告诉我,渣渣……”嘉德罗斯开口,声音难得失去了那种不可一世的感觉,话还没说完他却停住了,或许是在整理思绪。
  这种感觉,嘉德罗斯很讨厌。
  心脏的跳动极其异常,躁动而又让人觉得不安。他本不应该有这种情绪才对的。
  他的话语决定,都是一副王者的姿态,没有人敢反抗,更无人能对抗。
  或许除了格瑞,但他毕竟有这个实力。
  可怀里这个家伙——
  嘉德罗斯低下头,金色的眼眸紧紧盯住对方好看的眼眸。
  浅黄色兽瞳在暗光下也依旧那般晶莹,睫毛长的不可思议,却长度适宜的装饰在眼眶。薄唇是那种羞人的粉嫩颜色,透过微启的嘴唇能看到小小的虎牙。
  她的鼻息尽数喷到嘉德罗斯的脸上,在他心中激起一丝涟漪。
  “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
  “……在下……”
  “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难道比我更舒服?”
  鬼狐天冲瞳孔一下缩放,低下头不再言语。嘉德罗斯却空出一只手,捏住她的脸颊强迫她看着自己。
  “你是觉得待在我的身边很不安,还是……你就是这样的女人?嗯?”
  愤怒的语调却在最后那个字上面涂上了戏谑。
  “是的。嘉德罗斯大人……”
  “……”
  “在下,就是这样的女人。”
  原本躲闪的目光突然注入了什么,嘉德罗斯愣住了,微微压下的眉头显出怀中这人接下来的动作,鬼狐天冲推开嘉德罗斯站起来。
  “在下,的确很享受这种被围绕的感觉,尤其是,像您这样的强者。”
  鬼狐天冲歪头,眯瞳一笑。那笑写满戏谑和嘲弄。嘉德罗斯脸黑了下来,也站起身。
  “胆子真大啊,鬼狐天冲……”
  鬼狐天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摁倒在地。嘉德罗斯坐在她身上,双手紧紧牵制住她的手腕。
  本能挣扎一下,换来那人手掌发力的警告。
  “我不介意,现在再对你做一次。呵。鬼狐天冲,告诉我,你现在什么感觉?很愉快?”
  “……”
  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到此为止吧,嘉德罗斯。”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两人同时朝那出看去。
  银爵……?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