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瞳狼月

首先我是狼王,家族属于芷瞳氏,我的故乡类似地球的平行世界,所以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狼王。但是我也还是狼王√。
算是个画手+写手吧,还喜欢唱歌,脑坑大过黑洞的,懒癌晚期。
本命很多,主要→凹凸东喰V家。
然后。
我的作品,包括头像,文章,背景,画稿【有很严重的描图习惯】,或者其他什么的,如果涉及侵权违规什么的麻烦跟我说,我会老老实实删掉的√。
cp鹿月。我可以撩,但我对象不能👌撩了我生气的哦。
各种杂食,沉迷凹凸兼职全员吹,本命cp:安狐♀,雷幻嘉狐瑞狐。
输入法有毒,所以总是打错字嗯。
约稿的话,欢迎加扣扣914662218,请表明来意qwq。抖音B站全k都有出没,欢迎捕捉
写all狐主要用狐姐,如果是基腐向会特别标注的。
以上√之后如果你关注我,谢谢♡。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七:银狐(番外)

  all狐真棒。我又想写其他的了【pia被打】
  这一章要大粗长!【不存在的】
  想知道有没有人想看前五混战打架啊……【小声bb】
  ——嘛有没有无所谓了,反正我也,写不出来的【吐血】

  ①
  沉稳脚步声在房间中作响,银色发丝在黑暗中有些显眼。
  “银爵……”嘉德罗斯本就不愉快,现在又被人打扰,低吼声音满是怒火。
  真是热闹啊,前四的强者居然都来了……
  鬼狐天冲看向银爵,眼眸在黑暗中仔细打量着。她并没有见过银爵,而关于这个家伙的资料……
  就只有前段时间突然消失在排行榜上……
  “你来做什么。”
  嘉德罗斯的声音响起,同时打断鬼狐的思考。她的目光转回那少年脸上。
  “……”
  银爵没有说话,但鬼狐却感受到了元力的波动。以及,锁链作响的声音。
  黑色铁链在人手掌间游走。
  “啧。”嘉德罗斯咋舌显得更不耐烦,他讨厌有人敢不回应他的话。
  于是他也放出元力,算作威慑。
  两股力量在一瞬间撞击,两人周身都迸发出现肉眼可见的气息。
  被夹在这之间,鬼狐天冲有些不安。毕竟,别说是两个,光是他们之中的任意一个把她撕碎也是易如反掌。
  “放开她,嘉德罗斯。”
  “哼,杂碎。你这是,在命令我?”
  “……”
  鬼狐天冲已经明显感觉到元力的膨胀和压力。说实在她不希望这两个家伙在这里打起来。
  一是如果闹出太大动静会很麻烦;二是,她不希望再被炸家了,毕竟有凯莉那个大麻烦就已经很头疼了。
  “两位大人……”
  犹豫了一下鬼狐天冲还是开了口,然后说完那两人看她的一瞬间她就后悔了。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在下……”
  “闭嘴,渣渣。”嘉德罗斯瞪了她一眼,松手站了起来,“现在轮不到你说话。”
  嘉德罗斯抱臂打量了一下银爵,他发现银爵居然一直看着鬼狐,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但他也不再怎么气恼,于是也看向再次鬼狐。俯视角度,鬼狐原本就令人愉悦的脸庞借着这个角度更加诱人。
  嘉德罗斯突然笑了一下,突然他单膝跪下,搂住鬼狐的后颈,吻了她一口。
  两唇一触即分。
  “这次的帐,我以后会跟你算的。”

  ②
  嘉德罗斯说完,扬长而去。留下还在发蒙和不知道想什么的银爵。
  “……你没事吧。”空气静止了几秒,银爵迈步先开了口,走到她身边蹲下与她平视。
  “多谢大人,无碍。”
  鬼狐天冲习惯性一笑,好看的兽瞳眯起,这样模样悉数映在银爵的眼里。
  他嘴角一勾,轻笑出声。然后抬臂,将她打横抱起。
  “既然这样,那你休息吧。”
  他将鬼狐轻轻放在床铺上,然后松了手站在一边。
  鬼狐天冲脑子一片空白。这咋什么情况……?
  银爵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好像看得很专注。鬼狐天冲被看得有点发毛。
  虽然她能从人的眼中读出什么,包括格瑞在内,她都可以捕捉到目光中流露出的什么。但这个男人……掩藏的也太好了吧?
  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你在怕什么?”
  话语一起鬼狐就被吓到了,毕竟她刚刚在想东西,走神的人最怕突然的声响。她一个颤栗,看向银爵。
  “在下……”鬼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口,“请问,银爵大人前来有何贵干?”
  鬼狐天冲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明知故问,跟平时的说话习惯差了很远,如果按照一般人的思维,很可能会觉得这是在装傻吧。
  “……”银爵眨了眨眼,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摸了摸鬼狐毛茸茸的大耳朵。柔顺的毛在他手中来回摩擦。
  银爵手法很好,就好像经常给动物顺毛一样,耳朵上的触感很轻很慢,也很舒服。
  鬼狐天冲不禁打了个哼哼。
  突然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咳嗽一声再看着他,张嘴欲开口,银爵这时才终于说话。
  “你的手。”
  手?
  鬼狐天冲低下头。
  这时她才看到,两只手手腕都红了一圈,应该是刚才嘉德罗斯弄的。刚刚一直专注着银爵,居然一点感觉也没有。现在不但神经放松了也注意到了,鬼狐觉得手腕疼起来了。
  银爵眨了一下眼,伸手轻轻握住鬼狐的手腕。
  鬼狐又被吓一跳,头顶上的耳朵也随着一跳。
  银爵看了看她的脸,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指关节却开始运动帮她揉捏。
  还是很舒服。
  “我听说,你在找人合作。”
  本应该是疑问句硬是被他冷漠的声调拉成了陈述句。鬼狐突然觉得这一点跟格瑞倒是很像。
  “是的……在下所引领的鬼天盟,如今还在成长阶段。可惜在下不才,能力有限。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依附强者之力获取收获……”,顿了顿鬼狐又补上一句,“当然,与其说是合作,到不不如说是求助。”
  “哼。”银爵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了,只是手上动作还在继续着。
  过了一会儿,他松了手,直起身看着鬼狐:
  “你休息吧。”
  鬼狐有不明所以,愣住了。
  银爵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眨了一下眼转身离去。门把手声音响起一下,他走了出去,关上门。
  鬼狐看了看窗户,屋外的黑暗逐渐将他的身影吞没。
  ……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