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瞳狼月

我不管我是狼王【超凶】
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学,but什么都不会。
难产低产,本命n多,脑坑大而且迷,人懒,是个沙雕。
有严重的描图习惯,如果我有侵权麻烦提醒下。万分感谢。
杂食不挑,近期沉迷凹凸,京剧猫,狂热吃安狐,雷幻,武白,西瞳。
输入法有毒,所以总是打错字。
头像列表宝贝给画的,约稿请务必务必看她!不贵还好看!。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二(更新)

  过——度——一——下——
  似乎是进入了重头戏?总之等银爵来了就放刀子了√
  日常ooc预警。

  ①
  “呼……”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些许汗滴。
  倒不是跟嘉德罗斯战斗的体力消耗让他这样,棘手的是嘉德罗斯的实力和他的武器。
  嘉德罗斯的神通棍不同他手中的双剑,双剑一旦脱手那么安迷修就会完全处于被动。
  而神通棍能远程操控,这个对需要依赖使用者的手持武器而言是个很大的优势。
  而且,鬼知道这个嘉德罗斯力气为什么这么大,他安迷修双手抗都费力。再说安迷修每一只手都需要控制一把剑,这样一来虽然更灵活,但同样的单只手的力量也下降了。
  而现在,可以说完全是这两点导致他处于嘉德罗斯的压制。
  当然,再深入分析一点,嘉德罗斯的棍子不仅仅压制他安迷修的双剑,大赛第二的格瑞同样是需要使用者一直持握才能够较完整发挥实力的武器,虽然并不明显,但压制和微弱优势总归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安迷修有点佩服格瑞了,能在武器有压制的前提下打成平手,也可见格瑞实力的可怕。

  ②
  分析了一圈,加上此刻微妙的处境,安迷修虽然依旧是警戒的动作,但却不再贸然出击。
  他想等嘉德罗斯动手,如果运气好的话,找出他的破绽,说不定能够一击制胜。
  但嘉德罗斯就好像了解他的想法一样,在原地扛着棍子没有丝毫进攻的打算,甚至还把棍子杵在地上,扣了扣耳朵。
  将手指上的碎渣弹掉,嘉德罗斯语气有些慵懒:
  “切……没用的家伙。”
  说着他抬眼,盯着安迷修身后的鬼狐,举起棍子指着她——
  “鬼狐天冲,对你而言躲在这个家伙身后就很安心吗?”
  安迷修心里暗暗喊麻烦,这个家伙,根本就是冲着鬼狐来的……
  什么意思?
  这是要当众……啊没有众,光天化日之下抢人不成?
  “很抱歉,嘉德罗斯先生。”安迷修开口,“在下认为,不论在下的举动能否让鬼狐小姐安心,但不论怎样少在下都会全力以赴。”
  “……”听到这句话,鬼狐天冲抬起头看着安迷修的背影。
  “毕竟她现在是在下的恋人,保护她是在下的责任。”
  说着安迷修收起了备战姿态,挥舞几下将双剑背在身后:
  “而且在下也并不希望,这会对我们彼此产生什么伤害。还请见谅这场战斗毫无意义。”
  “愚蠢。”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手中的棍子依旧高举着,没有放下。
  “过来,鬼狐天冲。”
  ?!
  嘉德罗斯的这句话让鬼狐很紧张。
  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要么她鬼狐天冲乖乖过去,要么安迷修再和他大战个三百回合。
  如果单单只是打架还好,可问题在于这凹凸大赛里每个人都不介意杀人。当然安迷修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捏一把的软柿子,但嘉德罗斯,更不是什么简简单单就能对付的角色。
  傲慢自大,但又强得可怕,嘉德罗斯这个家伙真的很让人头疼。
  “鬼狐小姐……”
  安迷修转过身皱着眉头,呢喃着。
  两人眼眸这时对焦上视线,不过几秒,鬼狐逃开视线看向嘉德罗斯。
  就在她还在犹豫是否要迈步的前一秒,身前的人周身突然爆发出元力波动。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透过扬起的尘土鬼狐天冲看到了青年的背影。
  所谓,骑士的背影。

——节操分割线——
  强行解释一波,真是的没得编了_(:зゝ∠)_
  还有一周考试。作死现场√。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