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瞳狼月

首先我是狼王,家族属于芷瞳氏,我的故乡类似地球的平行世界,所以并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狼王。但是我也还是狼王√。
算是个画手+写手吧,还喜欢唱歌,脑坑大过黑洞的,懒癌晚期。
本命很多,主要→凹凸东喰V家。
然后。
我的作品,包括头像,文章,背景,画稿【有很严重的描图习惯】,或者其他什么的,如果涉及侵权违规什么的麻烦跟我说,我会老老实实删掉的√。
cp鹿月。我可以撩,但我对象不能👌撩了我生气的哦。
各种杂食,沉迷凹凸兼职全员吹,本命cp:安狐♀,雷幻嘉狐瑞狐。
输入法有毒,所以总是打错字嗯。
约稿的话,欢迎加扣扣914662218,请表明来意qwq。抖音B站全k都有出没,欢迎捕捉
写all狐主要用狐姐,如果是基腐向会特别标注的。
以上√之后如果你关注我,谢谢♡。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八(更新)

  瑞哥哥要被回收了,丹妮儿就来了。
  写完上一章我就死了,被瑞吹的愤怒碾压致死,而且明明我自己也是瑞吹的说。|・ω・`)
  直接预告吧。
  这章大狐狸也……被回收了,下一章咱们的安哥也……
  我想我刚刚挖坑的时候有说过这是刀嘿。
  我是魔鬼啊哈。【←此人已死。】

  ①
  监控厅里安静的吓人。
  平日里叽叽喳喳的裁判球们这一刻都察觉出了裁判长的情绪不对,一个挨着一个缩在一起,不做声了。
  “鬼狐天冲……”
  磁性的声音念叨着画面中爬着前行的人,金灰的眼眸一沉,那人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笑。

  ②
  “吼——!”
  巨兽在少年的身躯旁一声一声嚎叫着嘶吼着,巨大的音浪似乎是要将人的耳膜震破。
  但鬼狐天冲还是没有犹豫,大耳朵垂下似乎能减少些许吼声传入耳中,双手扒着地面,缓慢的朝着格瑞躺着的地方爬去。
  朝着格瑞的尸体爬去……
  鬼狐天冲感觉鼻子很酸,眼睛又干又涩。
  突然,一滴泪珠滚出眼窝,除了眼眶后在脸颊上滑落,流淌之后的地方冷冰冰的。
  “格瑞……格瑞大人……”
  快要到的时候,那怪物终于停下了吼声,低头看着地面上进发的人。
  突然,它抬起一只前爪——
  “哄——!”。一道闪电落下。
  “哦……看来倒是个抗打的家伙啊。”
  雷狮一跃下地面,看着身体冒着白烟却几乎毫发无损的怪物呢喃着。
  怪物仰起头,似乎是想要咆哮,却被突然出现的棍子打中了脸,发出一声呻吟。
  金发少年收回棍子抗在肩上,回到地面。
  “喂!格瑞,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看了看地面上的人,嘉德罗斯不耐烦的喊了一句。
  “……”
  没有得到回应,嘉德罗斯感觉出什么,再次看了眼格瑞,又看到了鬼狐,以及她身后拖出的长长的血路。
  “格瑞……?”
  “吼——!”
  “啧。碍事……”

  ③
  “鬼狐小姐……”
  先到的银爵同雷狮和嘉德罗斯一起应付那怪物去了。
  安迷修刚刚赶到,他看了看那三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鬼狐天冲身边。
  一开始看到掺着血色的泥土他还有些奇怪,但当他看到那血是从鬼狐天冲身上流出的时候,青色眼眸当中就只剩下惊悚和不安。
  看着鬼狐怀里的格瑞,安迷修单膝找地跪下,与银发少女平视。
  “格瑞先生他……”
  “死了……”
  鬼狐天冲声音嘶哑得厉害。
  “什……”
  话没说完,安迷修身后出现了一道光束。
  “参赛者格瑞,确认死亡,即将回收……”
  “裁判长大人……”
  “哦,你们好啊,两位参赛者。”
  来者虽然面露微笑,但这种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安迷修咽了咽口水,转过身贴地移动一步将鬼狐搂进怀里。
  丹尼尔迈步朝着他们走来,在跟前不远停下了。
  他伸出手,格瑞的身体开始发光。
  安迷修一惊,低头看了看,同时他能感觉到,鬼狐天冲在发抖。
  “参赛者格瑞,确认回收。”
  ……

  ③
  格瑞的身体在光芒最亮的一瞬间消失了,化作一个圆球,飘浮到裁判长手中。
  鬼狐天冲的身体重重的垂了一下,却被安迷修扶住。
  颤抖停止了,安迷修将怀中的人搂的更紧了。
  丹尼尔看了看手中的小球,抬起头看着两人。
  “参赛者鬼狐天冲……”
  ……
  “确认死亡,即将回收。”
  白衣人再次抬起手,这幅场景在安迷修看来却如同狰狞的死神在挥舞着镰刀。
  “……鬼狐小姐……?”
  安迷修试探着松了手,下一秒,没了支撑的身体立刻倒在他的怀里。
  身体的位置偏移了,安迷修这才看到,鬼狐天冲的尾巴一面已经沾满鲜血,双腿血肉模糊的,看着很吓人。
  伤口带着蹭上的泥土,已经有点干了,就那样粘在血迹斑斑的腿上,显得触目惊心。
  安迷修猛的低下头,将怀里的人抱住,搂紧。
  “鬼狐小姐……”
  “我很抱歉这位参赛者。”丹尼尔说着,走进了一步。
  突然,鬼狐天冲的脸上掉落了一滴水珠,落下后顺着鬼狐的脸颊滑落着。
  落地的那一秒,鬼狐天冲的身体也开始发光。
    刺眼的光色照亮青色眼眸,眼底却只剩一片浑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