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瞳狼月

我不管我是狼王【超凶】
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学,but什么都不会。
本命多,脑坑大,人懒,是个沙雕。
有严重的描图习惯,但是会老老实实标注,如果感觉我有侵权麻烦提醒下。万分感谢。
杂食,沉迷凹凸,本命cp:安狐。其他有雷幻嘉狐瑞狐。
不挑食。
输入法有毒,所以总是打错字。
写all狐主要用狐姐,如果是基腐向会特别标注的。
头像列表宝贝给画的,约稿请务必务必看她!不贵还好看!。

p1新崽子,咱也是崽子厨ԅ(✧_✧ԅ)孩子是我和小鬼狐的√。
p2狼狐。衣服我手动换的(´ω`♡%)
有了我的孩子,鬼狐就是我的人了。

私设夜店鬼狐小姐姐。(′゜ω。‵)要退网了,但会坚持画画。死亡。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九(完结)

  完全是在瞎写了。emmmm。
  完结撒花。

  ①
  安迷修看着鬼狐的身体逐渐数据化,一点一点的消失……
  他抱起鬼狐天冲,无声的哽咽着,越搂越紧,却无法延缓她的消失。
  丹尼尔就那样注视着,一言不发,脸上没有了笑意,眼睛里也看不到情绪。
  当怀中人身躯彻底消散的一刻,安迷修搂紧的手臂落空了。
  他颤抖着,搂紧了自己。
  “鬼狐小姐……”
  青年的语气似乎变了,有些低沉,有些沙哑。
  他站起身,手中元力迸发,双刃在元力的包裹中闪着光芒出现。
  疾步奔走,棕发身影下一刻就闪到了巨兽上空。
  利刃夹杂元力,伴随手持着的力道和重力落下,狠狠刺入颈窝,激出鲜血。
  银爵,雷狮和嘉德罗斯都停住了动作。
  “吼——!”
  怪物再次吼叫起来,甩动起身体。
  安迷修眼眸一沉,双剑朝反方向用力,一瞬间就撕开了怪物的颈部。
  嘶吼声停住了,随后就是身躯倒地的声音。
  安迷修稳稳落地,冷眼看着双刃上的鲜血。随意一甩,鲜血溅到了地上。
  “……安迷修?”
  雷狮看了看巨兽消失的身体,又看了看一言不发就出手的人。
  青年衣衫被鲜血浸染。
  安迷修没有回话,也没有回头,只是收了双剑,朝前走去。
  丹尼尔看着手中的两颗小球,双唇紧闭着。注意到有人靠近,他抬起头。
  “裁判长大人……请问,被回收的参赛者,最后会被送到哪里……”
  “很抱歉……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
  “那……会在一起吗……”
  “或许吧,我想……”
  安迷修张嘴欲言,却又闭上了,转出一个笑。
  手中再次浮现出利刃,虽然只有一把。
  金色的刀刃闪着光色,下一秒沾染了喷涌而出先鲜血,掉落在地,慢慢消失。
  “唔……!”
  安迷修捂着胸口,呻吟着单膝跪地,又瘫坐在地上。
  红色从他嘴角溢出。
  青年瘫倒在地上,闭上眼静静地等待着。
  “很抱歉,鬼狐小姐……在下没有保护好你……”
  ……

  “真可惜啊,明明拥有那样的能力……”
  丹尼尔看着手中的三颗小球,呢喃着。
  抬眼。
  天空已经吐露了光芒,夜色和黑暗已经褪去。
  ……
  “但愿接下来,不会再让我失望了吧……”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八(更新)

  瑞哥哥要被回收了,丹妮儿就来了。
  写完上一章我就死了,被瑞吹的愤怒碾压致死,而且明明我自己也是瑞吹的说。|・ω・`)
  直接预告吧。
  这章大狐狸也……被回收了,下一章咱们的安哥也……
  我想我刚刚挖坑的时候有说过这是刀嘿。
  我是魔鬼啊哈。【←此人已死。】

  ①
  监控厅里安静的吓人。
  平日里叽叽喳喳的裁判球们这一刻都察觉出了裁判长的情绪不对,一个挨着一个缩在一起,不做声了。
  “鬼狐天冲……”
  磁性的声音念叨着画面中爬着前行的人,金灰的眼眸一沉,那人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笑。

  ②
  “吼——!”
  巨兽在少年的身躯旁一声一声嚎叫着嘶吼着,巨大的音浪似乎是要将人的耳膜震破。
  但鬼狐天冲还是没有犹豫,大耳朵垂下似乎能减少些许吼声传入耳中,双手扒着地面,缓慢的朝着格瑞躺着的地方爬去。
  朝着格瑞的尸体爬去……
  鬼狐天冲感觉鼻子很酸,眼睛又干又涩。
  突然,一滴泪珠滚出眼窝,除了眼眶后在脸颊上滑落,流淌之后的地方冷冰冰的。
  “格瑞……格瑞大人……”
  快要到的时候,那怪物终于停下了吼声,低头看着地面上进发的人。
  突然,它抬起一只前爪——
  “哄——!”。一道闪电落下。
  “哦……看来倒是个抗打的家伙啊。”
  雷狮一跃下地面,看着身体冒着白烟却几乎毫发无损的怪物呢喃着。
  怪物仰起头,似乎是想要咆哮,却被突然出现的棍子打中了脸,发出一声呻吟。
  金发少年收回棍子抗在肩上,回到地面。
  “喂!格瑞,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看了看地面上的人,嘉德罗斯不耐烦的喊了一句。
  “……”
  没有得到回应,嘉德罗斯感觉出什么,再次看了眼格瑞,又看到了鬼狐,以及她身后拖出的长长的血路。
  “格瑞……?”
  “吼——!”
  “啧。碍事……”

  ③
  “鬼狐小姐……”
  先到的银爵同雷狮和嘉德罗斯一起应付那怪物去了。
  安迷修刚刚赶到,他看了看那三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鬼狐天冲身边。
  一开始看到掺着血色的泥土他还有些奇怪,但当他看到那血是从鬼狐天冲身上流出的时候,青色眼眸当中就只剩下惊悚和不安。
  看着鬼狐怀里的格瑞,安迷修单膝找地跪下,与银发少女平视。
  “格瑞先生他……”
  “死了……”
  鬼狐天冲声音嘶哑得厉害。
  “什……”
  话没说完,安迷修身后出现了一道光束。
  “参赛者格瑞,确认死亡,即将回收……”
  “裁判长大人……”
  “哦,你们好啊,两位参赛者。”
  来者虽然面露微笑,但这种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安迷修咽了咽口水,转过身贴地移动一步将鬼狐搂进怀里。
  丹尼尔迈步朝着他们走来,在跟前不远停下了。
  他伸出手,格瑞的身体开始发光。
  安迷修一惊,低头看了看,同时他能感觉到,鬼狐天冲在发抖。
  “参赛者格瑞,确认回收。”
  ……

  ③
  格瑞的身体在光芒最亮的一瞬间消失了,化作一个圆球,飘浮到裁判长手中。
  鬼狐天冲的身体重重的垂了一下,却被安迷修扶住。
  颤抖停止了,安迷修将怀中的人搂的更紧了。
  丹尼尔看了看手中的小球,抬起头看着两人。
  “参赛者鬼狐天冲……”
  ……
  “确认死亡,即将回收。”
  白衣人再次抬起手,这幅场景在安迷修看来却如同狰狞的死神在挥舞着镰刀。
  “……鬼狐小姐……?”
  安迷修试探着松了手,下一秒,没了支撑的身体立刻倒在他的怀里。
  身体的位置偏移了,安迷修这才看到,鬼狐天冲的尾巴一面已经沾满鲜血,双腿血肉模糊的,看着很吓人。
  伤口带着蹭上的泥土,已经有点干了,就那样粘在血迹斑斑的腿上,显得触目惊心。
  安迷修猛的低下头,将怀里的人抱住,搂紧。
  “鬼狐小姐……”
  “我很抱歉这位参赛者。”丹尼尔说着,走进了一步。
  突然,鬼狐天冲的脸上掉落了一滴水珠,落下后顺着鬼狐的脸颊滑落着。
  落地的那一秒,鬼狐天冲的身体也开始发光。
    刺眼的光色照亮青色眼眸,眼底却只剩一片浑浊……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七(更新)


  ①
  “吼——!!”
  巨兽的两只眼眸闪着诡异的红光,巨大的身形挡住了天幕,眼睛仿若黑暗中的两伦血月。
  杀气四溢……
  略显空洞的眼眸看了看那巨兽狰狞的脸庞,又呆呆的落下,看了看地面。
  ……
  ……一片狼藉。
  满地的鲜血,还有少年在战斗时被利爪撕扯掉落的银发。
  鬼狐天冲跪坐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一切是怎么开始,发生,又结束的……
  眼角酸了酸,金色的兽瞳被泪水覆盖。
  格瑞……大人……
  ……
  “快走……快……”
  紫色的眼眸,毫无掩饰的流露出担忧和焦急,却在下一秒被永远的定格了……
  “格瑞——!”

  ②
  原本以为离目的地不远就已经安全了,可没想到……
  这种等级的野怪会在森里边缘游荡。
  大意了……
  格瑞捂着伤口,握着烈斩的手没有丝毫放松。
  “格瑞大人……”
  第一场战斗结束时,鬼狐天冲被怪物的尾巴扫出去了,虽然没有受到致命伤,但是腿似乎骨折了,血肉模糊的。
  让人看着揪心。
  “别吵……”由于战斗消耗,格瑞有点喘不上气。
  虽说这个怪物并不是那么强,但体型太大,并且速度也很快。
  可现在他还在负伤,刚刚还和嘉德罗斯打了一场消耗了不少体力……
  祸不单行吧。
  格瑞紫色眼眸打量着怪物,想要寻找它的弱点,却似乎被它看破。
  体型巨大的家伙嚎叫着奔跑起来,震得地面发颤。
  “啧……”
  格瑞轻啧一声,腰身向下弯曲了点,随后疾步冲出。
  虽说速度比没有负伤时差了,但格瑞毕竟是格瑞
  ——在他身后的鬼狐天冲,几乎没看清什么。
  “吼——!!”
  利刃刺入怪物颈部时怪物仰头嘶吼着,扯出一大摊一大摊的鲜血。格瑞以为这就结束了,没想到这个家伙比他想象得更难缠——
  只是甩了甩身体,将格瑞扔出去后有迈着步子奔过去。
  如果单单只是被抖落在地倒是不要紧,可是……
  这一摔格瑞本就负伤的手臂彻底断了。
  骨头折断时格瑞呻吟了一声,但还没等他站起来,那怪物就冲了过来,头上犄角顶着格瑞的肚子。
  格瑞被这一撞打出十几米远。
  少年身躯在地面划出了一段距离才停下。
  “格瑞……”
  “……闭嘴。”
  格瑞的声音很小,但鬼狐天冲还是听见了。
  “大人……”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那怪物不再鲁莽地飞奔,而是不紧不慢地走向格瑞。
  仿佛是从容的蜘蛛对待蛛网上的猎物。
  “快走……快……

  ③
  银爵看着安迷修,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闭上了。
  “小心——!”
  安迷修大喊一声,奔到银爵身后交叉双刃挡住了嘉德罗斯袭击的棍子。
  “没有人告诉过你,偷袭,是很不礼貌的吗?”
  嘉德罗斯怒了。
  “哼。不过是种小伎俩罢了……渣渣——”
  “磅——!”
  地面被嘉德罗斯巨大化的棍子砸出了个神坑,而安迷修和银爵当然已经跃开。
  而落地前一秒,雷狮的闪电就如同游蛇一般冲过来。
  两人用携杂元力的武器弹开雷电后,突然传来一声野兽的嘶吼。
  声音似乎有点距离,但动静很大,林中飞起一些受惊的鸟群。
  四人愣了愣,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雷狮只是瞟了一眼,即刻收目光——
  悄无声息的举起手中锤子,照着安迷修就是一下。
  安迷修没有防备,被这一击打出挺远,两只手臂都被电麻了,肩膀也微微颤抖着,似乎要失去知觉。
  “唔——!雷狮……你真是个疯子!”
  “哼,愚蠢。”
  雷狮似乎为偷袭的成功有些开心,嘴角勾起的弧度很微妙。
  “那是鬼狐天冲他们的方向。”
  银爵声音不大,却让其他三个人内心一颤。
  又是一声。
  包括雷狮,几个人再次看向嘶吼传来的方向。
  嘉德罗斯看了看雷狮,又看了看安迷修,飞腾到了空中,几秒后,朝着哪里飞去。
  雷狮也看了看嘉德罗斯,也一挥锤子跃上树梢,在空中收起了武器。
  “银爵先生……”
  安迷修看着离开的两人,轻轻说了一句。
  “走吧,鬼狐那边出事了。”
  “嗯……”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六(更新)

好的我回来了。抱歉之前心情不好。

  ①
  “……”格瑞被安迷修的话惊到了,紫色瞳孔伸缩了一下。
  “毕竟您受伤了,在下不可能让您冒这么大的风险去……”
  安迷修话没说完,雷狮突然一个雷闪又打了下来。
  “啰嗦。”
  三人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都朝后跳了一步。
  透过丝丝烟雾,格瑞眼睛沉了一下,转身抓住一把鬼狐天冲,随后蹲下将她打横抱起,跃上高处——
  “呼……”
  安迷修像是松了口气,看着格瑞消失的身影摆出一副安心的表情。
  “很抱歉把您牵扯进来,银爵先生。”
  “……”
  “在下也没想到这个恶党居然做到如此地步……”
  安迷修握紧了双刃,放出丝丝元力。
  “……这对我而言都无所谓。”
  银爵说着看了安迷修一眼,安迷修表情不解地看着他。
  “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不让鬼狐天冲受到不应该的伤害。毕竟……”
  “……”
  “即便排除掉格瑞的伤情,你们两个想对付嘉德罗斯和雷狮也不简单。而且那还是在没人保证鬼狐天冲安全的情况下。”
  安迷修低下头,觉得自己的确是有没进到保护鬼狐天冲的责任。
  “何况我所做的,只是我认为正确的。所以你没有必要为此感觉不妥。”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
  “就算是这样,也是在下的能力不足所致。”
  这句话使银爵停住朝前走的脚步。
  “毕竟如您所言,如果在下能力足够的话,鬼狐小姐也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了。”
  “但请您相信在下!在下能承担起保护鬼狐小姐的责任。”
  “……这种事并非需要让谁相信。安迷修,这是你自己的事情。”
  银爵转过身,银色的瞳孔看着安迷修,一字一句道。
  “……”
  “专心对付敌人吧。”
  “嗯。好——!”
  雷狮和嘉德罗斯站在同一条线上,已经显得是一脸的不耐烦。
  “接下来……恶党,接受你的制裁吧!”
  利刃举起,直指对面紫色眼眸人的眉心。
  青色眼眸中,也升起了丝丝的杀意。
  但,很快就被压制了。

  ②
  肩膀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格瑞脚步犹了一下,不得不停下来了。
  “格瑞大人……?”
  鬼狐天冲察觉到什么,仰起头疑问着。
  “别说话,我没事。”
  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休憩了一下,格瑞继续迈步向前走去。
  “请您放手吧,在下自己也可以走……”
  鬼狐天冲挣扎了一下,扶住格瑞的肩膀想离开他的怀抱。
  “嘶!”,正巧被鬼狐按中负伤格瑞

“听着鬼狐天冲,以后不许离开我的视线。否则我也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是……格瑞大人……”
新晋瑞吹,沉迷瑞狐。
Σ>―(〃°ω°〃)♡→瑞哥哥笑起来真美!。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四(更新)

  雷狮来啦!哇啊——我也超期待混战诶!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写出什么鬼_(:зゝ∠)_
  

  ①
  三个人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平衡三角形,嘉德罗斯站在对面,安迷修和格瑞站在另一边。
  二鬼狐天冲被夹在中间,又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四边形。
  还在犹豫着的安迷修看了看格瑞,看了看嘉德罗斯,还是保持着衣服备战姿态,却没有轻举妄动。
  那么来安排一下。
  考虑的格瑞现在倾向劝架一点,虽然不会主动出手,但有他的介入实力会被分配的很平衡,想到这一点,安迷修脚底摩擦准备出手了。
  毕竟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
  而且,其实问题不在于能不能打得过嘉德罗斯,主要是不能让嘉德罗斯把鬼狐带走。
  没想到,安迷修小腿发力了,还没来得及跳出去,突然一阵雷闪落下——
  安迷修下了一跳,纵身一跃跳开了,格瑞也在雷响的一瞬间躲开了。
  雷电消散后,地面留出了一个被烧成黑色的浅坑。
  “雷狮。”
  带着头巾的海盗头子扛着锤子从密林后面走出,位置离鬼狐不远。
  这就理所应当地被他捡了个便宜,他径直走到鬼狐天冲身旁,站住了。
  “还真是热闹啊,居然都在……”
  看了看这阵容,雷狮勾唇露出一个标准的坏人笑。
  鬼狐天冲暗暗的挪动脚步,希望离这个大魔头远一点。
  却没想到被这个强盗,啊不,海盗一把拽住胳膊,被摁进他怀里。
  “你在躲什么,鬼狐天冲?”
  仗着个子高,雷狮可以把头弯的很低,去看鬼狐的脸。
  这么被一搂鬼狐天冲可以说是心惊肉跳,现在别说安迷修还在,不止他还有另外两个麻烦鬼也在的。
  鬼狐天冲没敢去观察另外三个人的表情,毕竟现在她处于众目睽睽的尴尬之中,任何小动作都会被看清。
  雷狮到倒是不在乎,搂着鬼狐天冲跟抱着自己老婆一样自在。
  还在说着带着调侃意味的话,说着说着,他居然还抬头看了一下安迷修,那表情就仿佛是在……炫耀?
  你得意个鬼!
  安迷修几乎要骂人了。
  看着雷狮搂住鬼狐他还有点懵,现在那个海盗冲他一笑他像被电击一样地惊醒了。
  “雷狮,放开他。”
  安迷修转过身,利刃冲向雷狮,脸上是微怒的表情。
  “哼。如果我不呢?”
  被收起来的锤子再次由数据化作实体出现在那人手中。
  安迷修也不甘示弱,迈着步子朝着嚣张的恶党走去。
  “……哼……”
  两人倒是似乎有点默契,同时眼眸一沉眉心一低握着武器就朝对方逼去。
  强大的气场震得鬼狐打了个踉跄,险些摔倒——
  一瞬间格瑞瞬移到她身旁,稳稳地扶住了她。
  “多谢,格瑞大人……”
  格瑞没说话,只是转动眼眸看了她一眼,算作答复。
  “啧。”
  格瑞小小的英雄救美搞得站在一边的嘉德罗斯很不爽。
  咋舌一声,嘉德罗斯无声无息地握着棍子朝格瑞劈过去。

  ②
  “哼。怎么了安迷修?嫉妒了?”
  隔着武器摩迸出的火花,雷狮清楚地看到安迷修一对青色眼眸当中的愤怒。
  这在他这样一个好脾气的人身上可真是少有。
  “嘶……”
  安迷修没有回应,只是手上与之抗衡的力量加重了几分,是战斗时刻应有的姿态,也是一种宣泄。
  相互的作用力使得两人小小对决的被拉开了,双方都退出一些距离,随后站定。
  安迷修看了一眼鬼狐天冲,于是一跃到她身边,站在她身前。
  “不用担心,鬼狐小姐,这里请就交给在下吧。”
  虽说刚刚跟雷狮战斗引出的怒火还存在些许,但安迷修在鬼狐面前就是标准的大暖男,时刻都是那种温柔体贴的微笑。
  “安迷修大人……”
  鬼狐天冲画没说完,雷狮趁着安迷修扭头说话的空挡,毫无让对方休憩的意思,握着锤子带着电流就冲过来了——
  安迷修没有防备,原本的笑容还僵在脸上,反应过来时已经能清楚看到雷狮满脸的得意。
  好在——
  “磅——”
  绿色利刃不知从何处飞来,直接横叉在安迷修和雷狮只有几十公分的距离内,阻止了雷狮的突袭。
  随后没有停顿,又立刻回到格瑞手中。
  处于半空的格瑞接到烈斩,又一刻不停地挡住了嘉德罗斯的打击。
  而安迷修和雷狮同时向后退了一些。
  战斗被打断的话,就是一种不平衡的平衡了。
  安迷修还是护在鬼狐前面,却没有再说话了。鬼狐天冲也知趣,闭上嘴也没有问什么关心却多余的话。
  “麻烦……”
  雷狮收起来战斗的姿势,直起身,看向在空中于嘉德罗斯厮打的格瑞。
  不经意间两双紫色眼眸居然撞上了视线,格瑞看了看雷狮几秒,表情没什么变化,又立刻握紧烈斩与嘉德罗斯拼武力。
  安迷修也有点苦恼。
  刚刚勉强在嘉德罗斯一人前占了优势,而现在的2对2,无疑又把场面带进了死循环。
  啧。麻烦啊。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三(更新)

  瑞哥来啦!下场大猫猫到√
  打架场景借鉴的是第一季瑞哥跟嘉嘉的镜头,还有平时在群里打架的经验_(:зゝ∠)_
  能力有限只能酱紫了,将就看吧 ̄  ̄)σ。

  ①
  脚步在地上借力冲刺,安迷修以极快的速度闪到嘉德罗斯跟前。
  安迷修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即便他明白自己现在根本就是在作死。
  不过,冲都冲出来了如果停下一是丢脸,二是,来不及了。
  嘉德罗斯的反应比安迷修想得更快,几乎他冲出的一瞬间嘉德罗斯就同样进入了备战状态。挥舞着棍子也朝他冲来。
  双剑和棍子碰撞擦出火花在两人眼前迸发闪烁。
  两人双臂齐齐发力抵着对方的武器。
   安迷修眉头低皱,嘉德罗斯不仅仅是速度,嘉德罗斯的力气也大得吓人。
  安迷修坚持了几秒就觉得大事不妙,于是脚底也附上元力,由下而上借力把嘉德罗斯推开。
  嘉德罗斯似乎看出了安迷修的吃力,被力道推出后还不罢休,即刻调整姿态朝着没来得及站稳的安迷修挥棒劈砍去。
  “嘶……”
  安迷修见状也干脆不维持平衡了,就地单膝跪下,双手向上抵住劈来的棍子。
  这下嘉德罗斯彻底掌握主动权了,长着高度优势发力,似乎是要将安迷修摁进地里。
  安迷修咬牙坚持着。
  这个位置对他而言太被动了,双腿因为弯曲着所以重心被压低很低,这样一来很难运用腰部的力量给双臂。
  现在的情况是,安迷修光是挡住嘉德罗斯的攻击就已经很吃力了,如果想反过去还击,根本是痴心妄想。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
  鬼狐天冲看了半天,还在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上去帮忙……
  

  ②
  “哈哈哈哈哈!你还不赖嘛!”
  嘉德罗斯居然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笑引得安迷修背后发毛。
  突然,嘉德罗斯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向后看了一下,然后抽身猛的跳离原地。
  “磅——”
  与此同时,一把绿色巨刃袭来,稳稳刺入嘉德罗斯刚刚所站的位置。
  但似乎是顾忌安迷修的所在,位置偏差了点。
  “格瑞!”
  嘉德罗斯率先喊出来者的名字。
  只见一个身影从不远处的山崖上出现,随后跃下,走进。
  格瑞一抬手,将烈斩收回手中。
  格瑞走到安迷修身旁,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安迷修也看了格瑞一眼,然后站了起来,双剑依旧处于备战的姿态,却温和开口:
  “谢谢了,格瑞先生。”
  格瑞没说话,只是盯着嘉德罗斯,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怎么了格瑞?”也不知道嘉德罗斯是怎么想的,他看到格瑞似乎是有点高兴。嘴角上扬着开口,“你也想跟我打了吗?”
  “……”格瑞还是没说话,只是眨了一下眼睛,似乎在等嘉德罗斯继续说下去。
  “哼。”嘉德罗斯神通棍抗在肩上,“还是说,你也对那只狐狸感兴趣?”嘉德罗斯说着,望了一眼鬼狐天冲。
  其他两人的目光也转了过来,吓得鬼狐天冲一个激灵。
  鬼狐天冲出发前按照安迷修的话,就没有戴面具。现在她后悔了,她就应该连着面具和斗篷一起拿来,穿上,蹲在地上,假装自己是一块石头!
  “……”
  鬼狐天冲想说话,张开了嘴又把嘴闭上了。
  俗话说得好:言多必失。
  “不论跟鬼狐天冲是否有关,嘉德罗斯,这跟你没关系。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哼。那你就应该了吗?”
  嘉德罗斯说着抬手举起棍子,瞬间神通棍变大,朝着格瑞他们劈下。
  安迷修本想用双剑去挡,结果格瑞更快,向前垮了半步,用烈斩挡在上空,另手摁住刀背助力。
  神通棍的压力持续了几秒,就被挡了回去。
  “切。碍事——”
  黄色的围巾一甩,嘉德罗斯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依然出现在格瑞身前不远处。
  格瑞一惊,紫色眼眸剧烈伸缩了一下。
  或许是没想到嘉德罗斯会突然进攻,那一秒格瑞还在震惊中没有反应。
  安迷修却在那一刻抢先一步,移至格瑞身前,替他挡住那一击。
  好在这次嘉德罗斯没有认真,见安迷修上前也就罢手,向前再发力一下跃回原处。
  “多事。”
  安迷修双剑以及还是在面前待命,青色眼眸瞟了一眼格瑞,后又把目光转向嘉德罗斯。
  现在的情况很微妙。
  格瑞不可能会轻易出手,而嘉德罗斯碍于格瑞和他安迷修的暂时联盟也不可能轻举妄动。
  那……岂不是要僵持在这里了?
  嘶……
——节操分割线——
最近要画手书。肯吗没时间更新这个了。所以用我的存货混更吧嗯。
就这样。

【bg安狐】安迷修×性转鬼狐-十二(更新)

  过——度——一——下——
  似乎是进入了重头戏?总之等银爵来了就放刀子了√
  日常ooc预警。

  ①
  “呼……”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些许汗滴。
  倒不是跟嘉德罗斯战斗的体力消耗让他这样,棘手的是嘉德罗斯的实力和他的武器。
  嘉德罗斯的神通棍不同他手中的双剑,双剑一旦脱手那么安迷修就会完全处于被动。
  而神通棍能远程操控,这个对需要依赖使用者的手持武器而言是个很大的优势。
  而且,鬼知道这个嘉德罗斯力气为什么这么大,他安迷修双手抗都费力。再说安迷修每一只手都需要控制一把剑,这样一来虽然更灵活,但同样的单只手的力量也下降了。
  而现在,可以说完全是这两点导致他处于嘉德罗斯的压制。
  当然,再深入分析一点,嘉德罗斯的棍子不仅仅压制他安迷修的双剑,大赛第二的格瑞同样是需要使用者一直持握才能够较完整发挥实力的武器,虽然并不明显,但压制和微弱优势总归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安迷修有点佩服格瑞了,能在武器有压制的前提下打成平手,也可见格瑞实力的可怕。

  ②
  分析了一圈,加上此刻微妙的处境,安迷修虽然依旧是警戒的动作,但却不再贸然出击。
  他想等嘉德罗斯动手,如果运气好的话,找出他的破绽,说不定能够一击制胜。
  但嘉德罗斯就好像了解他的想法一样,在原地扛着棍子没有丝毫进攻的打算,甚至还把棍子杵在地上,扣了扣耳朵。
  将手指上的碎渣弹掉,嘉德罗斯语气有些慵懒:
  “切……没用的家伙。”
  说着他抬眼,盯着安迷修身后的鬼狐,举起棍子指着她——
  “鬼狐天冲,对你而言躲在这个家伙身后就很安心吗?”
  安迷修心里暗暗喊麻烦,这个家伙,根本就是冲着鬼狐来的……
  什么意思?
  这是要当众……啊没有众,光天化日之下抢人不成?
  “很抱歉,嘉德罗斯先生。”安迷修开口,“在下认为,不论在下的举动能否让鬼狐小姐安心,但不论怎样少在下都会全力以赴。”
  “……”听到这句话,鬼狐天冲抬起头看着安迷修的背影。
  “毕竟她现在是在下的恋人,保护她是在下的责任。”
  说着安迷修收起了备战姿态,挥舞几下将双剑背在身后:
  “而且在下也并不希望,这会对我们彼此产生什么伤害。还请见谅这场战斗毫无意义。”
  “愚蠢。”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手中的棍子依旧高举着,没有放下。
  “过来,鬼狐天冲。”
  ?!
  嘉德罗斯的这句话让鬼狐很紧张。
  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要么她鬼狐天冲乖乖过去,要么安迷修再和他大战个三百回合。
  如果单单只是打架还好,可问题在于这凹凸大赛里每个人都不介意杀人。当然安迷修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捏一把的软柿子,但嘉德罗斯,更不是什么简简单单就能对付的角色。
  傲慢自大,但又强得可怕,嘉德罗斯这个家伙真的很让人头疼。
  “鬼狐小姐……”
  安迷修转过身皱着眉头,呢喃着。
  两人眼眸这时对焦上视线,不过几秒,鬼狐逃开视线看向嘉德罗斯。
  就在她还在犹豫是否要迈步的前一秒,身前的人周身突然爆发出元力波动。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透过扬起的尘土鬼狐天冲看到了青年的背影。
  所谓,骑士的背影。

——节操分割线——
  强行解释一波,真是的没得编了_(:зゝ∠)_
  还有一周考试。作死现场√。